win7系统

“0元购机”“0费率”加盟微信刷脸支付代理竟是不法公司骗取代理

  2020年末的某一天,一场以微信官方刷脸支付为名义的发布招商会,在云南某地举办。

  会议前一天,开了家小商铺的小文接到一位自称是微信刷脸支付官方平台小徐的陌生电话。电话里小徐表示,目前他们在当地寻找合伙伙伴,成为合作伙伴之后,可以享受“0元购机”的政策,而刷脸机器的市场价格为1799元。此外,小徐还在电话中明确说道,只要铺设一台机器,腾讯官方就会补贴500-600元。且当你铺设机器越多,当流水过百万还会有1600-1800的补贴。

  会议当天,小文按时到达,一群青年男友把他簇拥到会场,到会的人员大概30人左右。

  此次会议的主持人和主持人介绍的金牌讲师杨老师都自称是微信刷脸支付官方到当地举办刷脸支付招商会的。会上,杨老师开始讲课,主要介绍作为合伙人享受的几大好处:一、0元购机;二、点亮一台机器奖励500元;三、商户使用0费率;四代理商广告分成;五、代理商商户流水分润等。

  课程结束后几个人立即围绕小文交代理费,在氛围的烘托下,小文也就半知半解中在催促中签了协议。同时,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慌忙为他建了个微信群,群里有总监、售后、技术等几个人。小文称,这些人姓谁名谁都不知道,只有给他签协议、收钱的王某兰(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姓名)是见过面的。

  招商会结束之后,接下来的运营推广工作主要是在群里沟通,然后刚开展工作小文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群里的人讲的跟会场上讲的不一致。

  但是实际操作时客服的要求与会场讲的完全不一致,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此外,小文还提到,刷脸支付机器也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在会场给他的那台机器是坏的根本不能用,退给鑫辉公司了;发回来的机器是二手机,没有说明书,没有保修卡。而合同规定的是3台,第二、第三台也一直迟迟不发货。经过小文再三强要他们要履行合同,他们才同意发给他第二、第三台机器。

  实际使用过程中,却要求每台机器需要在开通之后连续15天内每天刷15单,且每单2元以上才可以。

  但微信群客服说公司要求,系统先按38元/10000元收取商户费率,下月10日前返还商户。结果到期也没有见到返还,商户仍然没有收到返回的手续费。

  可当小文流水过了5000元,后台流水只有0.02元。询问客服,他说会在后台帮忙重新计算,但是到现在已经20多天了,仍然没有改变。

  而后小文发现,他们当地并非只有他一个代理。小文联系上另外一个代理商小唐,小唐表示自己是被收了59000多元才做的代理。

  那个“小徐”在电话里讲的是微信刷脸支付官在他们当地招微信刷脸支付代理商,会场上也是这样讲的。

  然而给他们签订的协议不是微信刷脸支付官方,而是广州鑫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文表示,签合同的时候,他们利用小文我对微(腾讯公司)的信任,几个人围住不仅不让我阅读文本,叫先交钱后签合同,交钱后直接翻到签字处一边说名额有限,一边催促我赶快签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又被欺骗了。钱是分两次微信转账给王红兰(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姓名)。后续在群内,小文多次要求出示微信支付官方授权或者合作说明书之类,以证明他们是跟微信支付官方合作平台,然而并没有人给他出示过。

  此外,小文还强调,他怀疑该公司他们的模式有点类似于传销。除了上述提到的各种奖励(虽然没有兑现,但是一直在许诺高额回报)之外,市级代理还可以发展代理,发展代理也会有奖励,发展的代理推销出去的刷脸机器流水也算作本人的总流水计算补贴。

  李旭反传销团队在企查查上查到,广州鑫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鑫辉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19日,法定代表人为陈跃璇,注册资本为700万元人民币。公司原名称是广州嘉赁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2020年8月28日才更名为广州鑫辉公司,其经营项目也从酒店管理、餐饮管理之类更改为软件开发,互联网商品销售,物联网服务等。

  此外www.ynel.com.cn。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上显示该公司为非正常户。备注信息为:已办理税务登记的纳税人未按照规定的期限申报纳税,在税务机关责令其限期整改后,逾期不改正,并经税务机关派员实地检查,查无下落并且无法强制其履行纳税义务的纳税人。

  李旭反传销团队在知乎检索刷脸支付骗局等字眼,看到这类骗局早已经遍布全国。

  有网友表示,父母在做什么蚂蚁金服的刷脸支付,一看就是传销,骗人的,让他们给加盟费一类的,然后让他们找线下店铺装机器,装一台给多少钱,我该怎么办?我爸整体让我帮他还几千上万的贷款,他做这种类似传销的东西5年了,执迷不悟,好烦,各种劝都劝不听,家无宁日,求各位大神支招?

  这类骗局,能够支撑疯狂投资的是公司画下的大饼——“缴纳几万元,就能获赠三台(N台)市值在1799元的微信青蛙刷脸支付(支付宝刷脸支付)设备和城市的代理权,机器卖掉后,每台机器可以拿到几百元的补贴奖励,还有推荐代理、流水分成、广告收益等各种奖励。”

  据业内人员透露,目前市面上的刷脸支付业务公司没有几千也有几百家,合作模式也是各有千秋。有的是线下招商加盟,有的是线上拉人头赚会员费,有的则是靠贴牌系统。

  其中不乏有一类公司,将代理权和奖励分开来玩,比如县代2万,市代4万,省代6万,市代以上有招商权限,可以招收下级代理。奖励分为流水奖励和推荐代理商奖励。流水奖励会根据的区域内所有机器的总流水设置级别返还利润,不同金额奖励不同。而推荐代理商可直接获得一次性的加盟费返还政策(也就是所谓的推荐费用)。

  然而,一旦老老实实地卖机器、赚流水费率不如加盟费来得快,就会有很多代理商为了更快更多的获得利润而直接开始拉人头,玩多级代理。这样就成了打着“刷脸支付”的旗号,做着传销擦边球的生意。

  对于那些怀揣着美好梦想加盟的代理商而言,补贴奖励遥不可及,甚至有像小文一样,得到的机器都可能是劣质的山寨产品,根本无法说服商户安装或购买,而赚钱无望的代理商,想要退出时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又成了韭菜。

  李旭反传销团队经过在网上搜到了解到,对于代理问题频发的刷脸支付,支付宝和微信官方早已给出了答案。

  媒体报道称,支付宝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支付宝(蚂蚁金服)官方的线下活动,不会以会费、押金等任何形式收取费用。此外,蚂蚁金服和支付宝不会以任何‘官方授权、独家代理、‘官方代理等形式,授权第三方作为支付宝刷脸支付指定机构,也没有支付宝刷脸支付各地运营或服务中心。蜻蜒机具不支持代理和加盟,如果消费者需要推广设备,可通过支付宝官方渠道购买,并在支付宝官网完成蜻蜒奖励政策的签约,后续自用或推广到商家使用。”

  微信支付团队在发现行业中出现了假借微信支付官方名义发展刷脸支付代理、收取高额加盟费的情况,已经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对部分商家造成经济损失的时候。微信支付官方郑重声明:微信刷脸支付从来没有代理和加盟,更没有代理和加盟政策,请各位合作伙伴提高警惕。对冒用微信支付官方、微信支付服务商名义发展代理,收取代理费、加盟费等行为,我们将坚决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此外,针对行业谣传、媒体报道的微信刷脸支付投入100亿元补贴,微信支付团队表示从未对外公布过微信刷脸支付补贴总金额,该数据不属实。

  在这,李旭反传销团队也提醒广大网友,近年来,有不少不法公司利用项目火热程度,将刷脸支付操作成稳赚、躺赚的高额回报项目,同时过度虚假宣传刷脸支付有什么区域保护,免费赠送价值明显过高的刷脸设备,商家能拿到0费率等等,其实就是实施变相欺骗。在参与此类创业项目的时候,一定要仔细分辨,以防上当受骗。2020年湖南省创新创业大赛结果揭晓长沙4家